丝瓜污成视频人app在线直播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前方海滩上立马有人从上游往下搜救,裴辰阳从大树后出来,表情凝重。

宋唯一呆呆的看着崖下,除开一开始溅起水花之后,就不见裴逸庭和那个杀手了。

她的心一阵阵发凉,感觉浑身的血液如同停滞不会流动一般,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“小叔,先看着这里,我让人将唯一送回去。”裴逸白低吼,三步化作两步,从下面爬上来。

血从裤子上渗出,可宋唯一此刻仿佛已经感觉不到痛一般。

她看着裴逸白走进,飞快地将她抱起来。

“逸庭会没事的吧?”宋唯一颤抖着问。

“先别说话,他会没事的。”她察觉到裴逸白托着自己身体的手也在发抖的,他的脸没有丝毫血色。

宋唯一还想说点什么,可脑子仿佛要炸开一样,浑身上下除开痛,还是痛。

张着嘴巴,只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,顿时晕了过去。

“快送唯一去医院,这边我在。”

清纯美女空气刘海如梦似幻唯美写真

裴辰阳怒喝一声,脱掉身上的衣服,只剩下一条内裤,之后一头扎入水里,连泳衣都没有穿。

裴逸白的心从没像此刻这样慌乱过。

他刚刚抱着宋唯一从小山坡上下来,裴承德和裴太太的车便来了,“嚓嚓”的一下刹车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刚下车,裴太太看宋唯一这般,差点吓晕过去。

“妈,我一会儿再跟说。”

“逸庭呢?逸庭在哪里?”裴太太慌张地问。

海边还有不少人,可是他们在做什么?她的小儿子呢?

“逸庭跌下海里了,小叔正在搜救。”

裴逸白将宋唯一放入车里,“我先送唯一去医院,一会儿便回来。”

不等他们答应,裴逸白便开着车,飞奔出去。

裴太太啊的一下,撕心裂肺地哭起来。

“老头子,逸庭会没事吧?他在哪里?”裴太太一把挥开裴承德的手,走到海边,看着周围都是打捞的人。

“逸庭,逸庭,在哪里?出来啊!”裴太太痛哭者大喊。

并没有人回应他。

裴承德对着那些打捞的人大喊:“找到小少爷的人重金酬谢五百万!”

“我要去救逸庭。”裴太太失去理智,猛地踏入海水中。

“疯了?下去,是救逸庭还是去送命?”裴承德一把扯住裴太太的手臂,将人拽回来。

她一下瘫软在沙滩上,嚎啕大哭。

“怎么会这样?如果逸庭有事,我也不活了。”

这边,裴逸白一边开车,一边注意宋唯一的情况。

只见她下身的血慢慢增多,连她身下的座位都染红了一大半,刺激得他几乎疯狂。

“宋唯一,千万不准有事!”

她已经陷入昏迷,彻底听不到。

裴逸白拿出手机,颤抖着拨号。“承之,立刻安排病房,准备手术,一会儿我送宋唯一过去。”

乍然听到这话,贺承之还噗了一下,“搞什么鬼?什么手术?”

“来不急解释,唯一可能有流产的迹象。”

“什么?”

裴逸白没有时间跟他解释,好不容易在手机里找到赵萌萌的电话。

他拨过去,“赵萌萌,一会儿唯一手术,过来照顾她一下。”

此刻,唯一能找到相信的人,便是赵萌萌。

赵萌萌也震惊不已,可裴逸白扔下医院名字之后,就挂了。

这件事很荒唐,宋唯一这个时候动什么手术?

可裴逸白的语气很着急,不像是作假。

赵萌萌顾不得别的,拿了包包匆匆出门。

到医院的时候,贺承之派的人在等她。

宋唯一已经进手术室了,可外面连一个等的人都没有。

“这是做什么?裴逸白他疯了?”赵萌萌气得浑身发抖。

贺承之随即赶来,见到赵萌萌,有些迟疑地打了一声招呼。

不过,再看清赵萌萌的装束时,他有些震惊。

“……”怎么还怀着孕?

贺承之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的肚子。

“什么?宋唯一到底是怎么回事?裴逸白呢?死到哪里去了?”赵萌萌火大极了,直接对着贺承之咆哮!

被她咆哮得委屈的贺承之也一脸无辜,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好像小嫂子出事了。”

“最好保佑宋唯一没事,否则我弄死他。”赵萌萌冷冷瞪着贺承之,咬牙切齿地说。

样子不像作假,贺承之灰溜溜地站在另一边,打定主意不去招惹她。

手术还在继续,而海边,搜救行动也在继续。

飞机的残骸就在裴逸庭掉入的那一片区域,在悬崖上撞了一下,之后彻底坠毁。

裴辰阳忍着寒冷,可是在四周找了许久,都没有看到裴逸庭的身影。

半个小时过去……没有消息。

裴逸白则是开车赶回来,见母亲快哭晕过去。

他直接上了小游艇,让人开到附近。

海面上飘着数搜游艇,水里还有书名专业的搜潜水员。

结果并不乐观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打雷声音从天空传来。

众人的心瞬间跌倒谷底。

“这大暴雨要下起来了,没有找到小少爷。”搜救组长表情凝重的返回岸上,为难地看着裴承德。

“继续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!”裴承德咬着牙命令。

裴太太听到他这句话,立马沉下脸朝着他大吼:“放屁,我儿子才不会有事。”

见个鬼的尸!

裴承德不说话,眼眶却微微发红。

半个小时后,暴雨倾盆,滚滚而下。

不少人陆续返回岸上。

顶着寒冷和暴雨,要找人实在是太难了。

裴太太嚎啕大哭,“我要救我儿子啊,他才十岁,才十岁啊!”

怎么可以这样对他?

雨势越来越大,连海水都开始湍急。

裴承德的目光死死盯着下面,双手不住的颤抖。

终于,又是二十分钟过去,他颤抖着声音喊了停:“都叫人先回来吧。”

这样下去,别人没有找到,赔上其他人的性命。

他和裴太太的衣服已经被大雨泼得湿透了,两人却如同没有任何感觉一般,目光紧紧盯着海域。

这句话之后,那些快艇,小船,纷纷开了回来。

大家垂头丧气的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裴逸白是最后回来的。

| 标签: